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_名人传记-傅说文化历史
傅说文化历史网广告位

十大考古新发现,夏代安徽三官庙遗址会是夏王朝最终归宿地吗?

时间:2020-05-02 19:14:28编辑:admin

 

 

在夏文化研究走入困境的情况下,2019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终于问世。其中的安徽三官庙遗址最终入选2019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为立足于田野考古遗址为主要依据的夏文化研究打开了新的窗口,吹响了解开夏王朝神秘面纱的号角。近代百年来,关于夏文化的考古研究终于迈进了正确的门槛,而耗费巨资、浪费无数历史与考古学者精力与学术生命的二里头考古遗址也将成为夏文化历史的背影。

 

早在1979年,考古学家邹衡先生曾经感叹“在古代文献记载中所见夏商两族活动范围内,即在黄河中下游的中原地区,已经不太可能再发现什么新的考古学文化了”,但是同时又得出观点“因为夏朝同商朝一样是客观存在的,所以,考古学上的夏文化必然就包含在这一空间和这一时间已经发现的诸文化诸类型的各期段之中”,并为后世学者指出了研究方向与重点“夏文化不是没有发现,而是用什么方法去辨认它”。四十年过去了,在黄河中下游不仅没有发现新的夏文化踪迹,也没有找出可以辨认属于夏文化内涵的方法。

 

安徽三官庙遗址的发现,将使停滞的夏文化研究走入新的阶段,有望在三五年内根本解决夏王朝、夏文化、华夏文化、中华文化、华夏民族的根本问题;为华夏民族、中华文化的复兴提供考古学方面的依据。

 

在三官庙遗址发掘出的铜器以兵器为主,共计18件,包括戈、戚、钺、凿、角形器、箭镞等。“这批铜器是安徽省首次经考古发掘出土的夏代铜器群,也是全国范围内除二里头遗址之外发现这一时期铜器最多的地点,在整个区域内同时期聚落中的地位显得尤为重要”。其中发现的铜角形器,是考古学家前所未见的新器物,无法确定它的具体功能名称,只能以“铜角形器”暂时命名。由此可见,安徽三官庙遗址在考古学中的独特意义。

 

经过笔者的仔细研究,得出最终结论:包含在戈、戚、钺、凿、箭镞等青铜兵器中的“铜角形器”,也是一件军事用器——军号、号角、铜号!是在战场中指挥军事部队的司令号!

 

根据对三官庙遗址文化层的研究结论,三官庙遗址是一处单一的夏代遗址,其年代为3600年前的夏王朝时期。在中国典籍记载中,商代夏的过程中发生了一场“商汤伐夏”的战争,最终结束夏王朝的统治,导致夏王朝的最后一位夏后夏桀出奔于“南巢”。而发现的三官庙遗址正是位于“南巢”巢湖的西部。三官庙遗址出土的大量高规格的青铜兵器与指挥军队行动的铜军号,也印证了中国文献典籍对这一事件记载的真实性。无疑,三官庙遗址向我们再现了“商汤伐夏”“桀奔南巢”的战争场面。

 

史书曾记载,商汤灭夏之时,“夏桀奔南巢”,这些青铜器是否与此有关,或与当时对此地用兵有关,非常耐人寻味。南方科技大学教授唐际根认为,三官庙出土青铜器中多件应为兵器,且多件凌乱分布在房屋周围,兵器还有弯曲、折损现象,“假定将这里定义成一个兵灾现场,那么它的考古学意义又不一样了”。

 

在三官庙遗址下还发现了三具非正常死亡的人骨遗骸,经过实验室研究,认定应该分别属于一位女性(或少年)、一位儿童、一位成年男性;三具遗骨中,女性双腿朝一个方向弯曲,儿童更是缩成一团,看起来非常像一个非正常死亡的“凶案现场”。在关于夏桀失国的相关记载与传说中,夏桀因宠幸妺喜而失去民心,最终夏桀与妺喜双双逃亡南巢,在南巢终其一生。夏朝历史也就此在历史长河中失去进一步的信息,夏王朝究竟在哪?也成为我国的历史之谜。

 

如果我们结合三官庙遗址的考古发掘所发现的许多匪夷所思的现象,我们不得不对三官庙遗址在中国历史中的重要地位进行重新审视!那在三官庙遗址中死亡的男、女与儿童,是否就是夏桀、妺喜以及他们的孩子呢?

 

高规格的兵器与指挥军队的军号可不是一个普通、小规模军队所能拥有。一场普通的小规模围剿战,将一个小村庄毁灭,不会导致这个高台小村庄三千多年再无人在此生活生产。这种比较成型的台墩高地是江淮地区人民生活生息的理想场所,十年二十年没有人在战场遗址中生活,但几十年后人们就不会再考虑它曾经发生的惨烈战争。三官庙遗址能够完整保存三千多年,也许与被就地掩埋的男、女、儿童的身份有着莫大的关系!

 

如果这三人就是夏桀、妺喜以及他们的孩子,这个高台三官庙遗址会发生什么后续情况呢?

商汤也许会为了隐瞒剿灭了夏桀而刻意将此地封禁,将房屋焚烧而不打扫战场,遗留下夏桀的高规格兵器,再在遗址上覆盖上黄土。这至少可以保证三官庙遗址在五百多年的商朝历史中,不会再有人在此高地上生活居住。这种可能性极大!

 

如果商汤在此剿灭夏桀后,焚烧房屋覆盖黄土离去。三官庙遗址高台成为夏朝最后一个夏后的归宿地,这个高地也成为一个夏王朝的纪念地,成为人们凭吊夏王朝的圣地。三官庙遗址也不会再发生人们在此高地居住生活的情况,使得这个遗址保留了三千六百多年单纯的文化考古层。而由此在历史演变中形成对此地的圣神性、神秘性,也保证了此高地再无人敢于生活居住。在清朝时期,在此地修建的纪念尧舜禹的三官庙,也是后世人们对此地圣神性的纪念与印记。

 

笔者作为尧舜禹的使者,现在虽不能确定这三人就是夏桀、妺喜与他们的孩子,但距离夏王朝历史、华夏文化、华夏民族、中华文化的根本破解,已为期不远。希望大家有生之年可以共同见证华夏民族的伟大复兴!